秒速赛车

[字号: ]

永远的思念


发表日期: 2010.06.04   浏览次数:  作者:吴桂珍  录入:信息中心


    每年临近清明的时候,心中总会有淡淡的莫名的哀愁,总会想起那我那已故去的亲人――父亲。

    我的父亲走了整整七年了,七年的时间转瞬而过,可是思念父亲的七年却是那么漫长。每每忆起父亲,他那慈详的面容在我眼前浮现,就象昨天。

    我的父亲是个手艺人,一生坎坷,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在他还只有十一岁的时候,被送去学缝纫,父亲人很聪明,小时候念过两年私塾。在我印象中,他不仅缝纫技术好,口算能力强,而且毛笔字也写得很好。过年时自家对联都是他亲自写,还时常帮左邻右舍写。在我求学的时候,父亲常常对我说,要把字写好,字是人的一张脸面。说起来很是惭愧,那时总以为上学只要成绩好就行,从没把父亲的话真正听进去,到现在我的字也不及父亲的一半。

    在众多姊妹当中,父亲最疼爱我,也许因为我是老幺吧。在物质匮乏的七十年代,我家那姊妹几个总是小的捡大的穿小了的衣服穿,唯独我没有捡我姐姐的衣服穿,每年我都会有几件父亲亲自为我做的新衣服。有时布料不够,父亲却能加工拼凑做出不仅样式好看,而且还别致的衣服。后来,随着家庭条件的改善,父亲再没有做缝纫,但习惯了穿父亲做的衣服的一些老年人,总是要把布料送来让父亲做,这时父亲还是收下来为他们量身定做,但说什么也不会收他们的钱了。

    再后来,我成了家,为人母了,父亲的年岁也高了,已是多年没有摸缝纫机的父亲,坚持要为我的儿子,他的小外孙亲自做棉衣棉裤。他说买的小孩子穿着不保暖,也不舒服。我那慈爱的父亲啊,您知不知道这些衣服你的小外孙早就穿不得了,但我一直没有舍得把它送给别人,一直保存着。想到您佝偻着背,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为您的小外孙缝制衣服的情景,我的泪水就会挂满两腮。

    不知不觉中,父亲离开我们已七年了,这七年中我是多么思念他。父亲是因中风去世的,父亲走之前一直很清醒,也很平静,看到我们姊妹几个围着病床转,他说自己已有这大年纪了,总是要走这条路的,叫我们不要太悲伤,各人都有自己的家庭事业,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家里有你妈照顾就行。我那为儿女无私奉献一生的父亲啊,到临终前还这样为儿女着想,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父亲,您知道吗?每当我看到象您这个年龄的老人时我就会想到您;每当过年过节时我也总会想到您;每当我在街头小巷看到与您曾用过的样式相同的缝纫机时我也会想到您!我时常对我身边的朋友们说,父母在时要好好孝敬他们,一旦不在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又是一年清明节,我就要回去看您了,父亲,您在天国还好吗?真的很想您,我的父亲!

(来源:二水厂)

回首页 回前页 回到页首
友情链接:9号彩票  东方彩票注册  金凤凰彩票  东方彩票官网  九号彩票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盛兴彩票官网